群策群力铲除老鼠仓沉疴,事前事中治理待强化

315消费者维权日即将到来。  和行业中林林总总的消费陷阱相比,金融领域的“消费者”更加特殊。根据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联合发布《2018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报告指出,2018年中国个人可投资资产1千万元人民币以上的高净值人群规模已超过100万人,全国个人总体持有的可投资资产规模达到112万亿元人民币。  然而在投资理财的过程中,一些公私募产品在销售产品期间片面和夸大宣传、承诺业绩等销售误导;买入产品后又遭遇“老鼠仓”或管理人失联……  近期,北京法院就公开了一份“老鼠仓”内幕交易案裁决书。  裁决书显示,北京一家某资产管理公司,其权益投资部总经理李迪,负责管理“××分红”、“××万能”证券账户期间,违反规定,使用三个证券账户,买卖相同股票245只,累计趋同交易金额18亿余元,从中获利人民币2060万余元。  对于上述违法行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对被告人李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一百万元。  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07年原上投摩根基金经理唐建“老鼠仓”违法行为曝光至今,在审或已经处理的金融机构“老鼠仓”案件涉及了至少39家金融机构、62名金融从业人员,案件合计获利金额达3.62亿元。  在上述39家金融机构中,公募基金24家,占比高达超60%,但如今“老鼠仓”已不再是公募基金的专利,券商资管、保险资管、银行资管等领域从业人员“老鼠仓”亦正不断被揭发……  此外,在基金销售过程中,部分第三方销售机构存在夸大宣传、工作人员资质违规等问题,还有部分基金销售机构采取抽奖、奖励基金份额、送红包等方式违规销售基金。  例如,常见的私募基金销售公募化,其在宣传上把私募产品推荐给不符合规定的人群,扩大宣传、虚假营销,并通过互联网等手段规避监管。  仅2019年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就有多家基金销售公司因违规销售,受到监管机构的处罚,包括大泰金石基金、钱景基金、好买基金等。  虽然宣传的手段多种多样,但万变不离其宗。可喜的是,近期关于基金销售的监管进一步升级。  不过,存在的问题仍然不应被我们所忽视,例如部分销售业务定义不清晰,非持牌机构通过多种方式涉足基金销售业务的情形;部分类型销售机构特别是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发展不及预期,内控及风险管理制度不健全;销售牌照退出制度不完善,未能实现优胜劣汰。  在此之际,经济观察报对你发来邀请,如果你在投资理财过程中遭遇了欺骗,如果你觉得购买公私募基金产品时因所持产品违法违规而受到了损害,如果你遇到了夸大宣传、销售误导,请联系我们。

□本报记者许晓实习记者余世鹏  近日,监管部门加大力度整肃基金销售乱象,多家基金销售机构因业务违规被罚,其中还不乏有“前科”的销售机构和商业银行。中国证券报记者调查发现,违规宣传、有奖销售等问题较为突出。业内人士表示,销售乱象一直是监管治理重点,尤其是内控不严、销售流程不规范等行为。但目前处罚多是事后行为,有效的治理除了需要投资者树立正确投资观念外,未来还需加大事前和事中监管力度。  销售机构频频被罚  据江苏证监局日前公告,大泰金石因存在宣传推介、业务流程、信息技术、信息报送和适当性管理五方面违规行为,决定暂停其公募基金销售业务6个月。江苏证监局指出,大泰金石应按照要求落实整改,进一步梳理相关流程,强化合规守法意识。据记者了解,早在2016年6月,大泰金石就有过类似违规行为,并被采取整改监管措施。  更有甚者,浙江某基金销售机构曾在一年内被监管部门4次点名。比如,2018年5月,该机构因存在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被暂停基金销售业务6个月。但因二次整改未能达标,其销售业务在6个月后继续暂停。2019年1月17日,该机构再次被采取监管措施,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12个月。  此外,银行渠道也是违规多发区。据不完全统计,因基金销售未遵守投资者适当性规定、风控制度不完善、员工未取得资质、代销基金未进行双录等问题,2018年就有多家基金销售平台被责令整改。  在私募基金领域,记者发现,从2017年11月起至今,有6家第三方基金销售平台因存在各类风险隐患被暂停私募基金业务。  剑指内控与违规宣传  部分销售机构存在内控不严、销售流程和经营管理不规范等问题。国内某知名第三方代销机构研究部副总监向记者表示,个别基金销售机构存在利用微信公开宣传私募产品、宣传材料过分突出历史最优业绩、开展有奖销售、获得货币基金份额奖励等违规行为,应引起重视并予以禁止。  值得注意的是,大泰金石在宣传推介方面存在夸大基金产品、产品业绩比较不严谨等不实情形,已被江苏证监局多次点名。具体来看,该公司部分宣传推介材料未向证监局报备,且部分产品的宣传材料没有完整披露过往业绩,且未特别声明“过往业绩并不预示未来表现”等提示字眼。《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第三十五条指出,基金宣传推介材料必须真实、准确,与基金合同、基金招募说明书相符,不得出现误导性陈述、夸大或者片面宣传等情形。  此外,现行《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第九条指出,基金销售机构不仅要具备健全的治理结构、完善的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制度,并且相关制度还要得到有效执行。北京钱景基金销售有限公司近日就因内控问题被处罚。监管部门指出,其未按要求填报公司和高管相关信息,且出现较大规模的从业人员离职情况,内控和人员管理方面存在较大隐患。记者了解发现,早在2017年11月9日,该公司就因内控与信息安全等方面风险被暂停销售业务6个月。  记者还了解到,部分私募基金第三方销售平台存在人员资质不够、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不合规、有奖销售、与无基金销售资质机构合作等问题。上海某私募基金销售平台近期因从业人员存在有奖销售与公开宣称推荐等情况被点名。  对于基金销售乱象频出背后的原因,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娄秋琴认为,基金销售以提取佣金获利,为吸引投资者,往往容易放松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并发送夸大和误导宣传;而基金公司也为降低基金销售成本,放松对销售机构的资格和牌照审查,并承诺相关利益输送;另外,“有保障、高收益、无风险”等表述也误导了一些投资者,从而助长了违规销售。  加强监管大势所趋  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以来,监管部门开始收紧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审批,除了腾讯和百度旗下的基金销售公司外,其余机构的申请均未获批。  娄秋琴表示,目前情况下,加强监管和防控风险是大趋势,多部法律法规都对基金销售提出要求,但治理核心在于落实,不要成为“一纸空文”。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左俊义表示,监管在加大合格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要求机构只能向相应风险等级和投资能力的人销售产品;其次,打击虚假宣传则向投资者正确传达产品信息。  另有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一般来说,投资产品的收益和风险是成正比的,非对称的收益机会往往是陷阱。投资者应对自身风险偏好有客观了解,面对“抽奖”等销售行为时不要贪小便宜,根据自身情况和正规的投资咨询做好风险管理。  同时,上述分析人士表示,投资者除了形成正确投资观念外,选择合规销售机构更为重要。1月16日,陕西证监局发《关于警惕不法分子伪造我局公文的声明》称,该局近期发现有不法分子伪造“关于核准国立众合基金销售有限公司首次公开申请基金销售许可证的批复”,但该机构并不具有基金销售资格。陕西证监局声明,该局从未收到该公司的资格申请材料,也未作出相关核准,投资者应通过官方渠道查明机构真伪,谨防上当受骗。  基金销售涉及机构、投资者、监管等多方主体,但实际治理效果如何,需要各方面合力。业内人士称,违规处罚的案例目前看多属事后行为,随着市场复杂程度增加,监管治理还要加大事前和事中监督。

  由于“老鼠仓”操作本身隐蔽性极强,链条覆盖面广,客户遭受的往往是难以察觉的隐性损失,极易在市场波动中隐没,所以,发现此类违法行为的难度极大。又加之不同类型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面临不同的监管制度,多头监管易让部分别有用心之人钻空子。以近期保险业曝出的多起“老鼠仓”为例,保险机构虽然公开参与证券市场交易,但没有明文禁止从业人员进行证券投资,通过亲属、朋友等的账户过桥走账,成了相关人员“老鼠仓”操作的常见手法。

  从披露的信息来看,“老鼠仓”在整个金融链条上都有迹可循,从传统的公募基金、券商资管部门,到保险公司旗下资产管理公司,再到托管银行工作人员,“硕鼠”无处不在。虽说在大数据监测的“照妖镜”下,一些违规人员现了“鼠影”,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违规行为都得到了惩治。

群策群力铲除老鼠仓沉疴,事前事中治理待强化。  另一方面,各个金融监管部门还应群策群力,劲往一处使,统一监管标准,有必要时联合执法,形成完整的体制机制“保障链条”,集中力量对付那些露出马脚的“大老鼠”。此外,资产管理业还需完善内部治理规则,形成诚信的市场环境,鼓励客户以“用脚投票”的方式监督潜在的“老鼠仓”行为,金融机构的相关从业人员也要常怀对法律的敬畏之心,恪守职业道德。只有从制度至监管、从金融公司风控到群策群力铲除老鼠仓沉疴,事前事中治理待强化。群策群力铲除老鼠仓沉疴,事前事中治理待强化。基金经理职业操守的各个方面均加以提高完善,才能真正做到保护众多投资者的利益,维护市场根基,维护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