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赛迪顾问

2014年8月18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七次会议研究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释放出我国将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信号。新材料产业作为重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驱动是其发展的关键。赛迪顾问原材料产业研究中心分析师冀志宏从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消化吸收再创新三个方面分析了我国新材料产业创新不足的问题,并认为只有在这三个方面都加强创新,才能解决创新不足带来的产业发展问题,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提供支撑和保障。  原始创新:投入大、周期长,让人望而却步  所谓原始创新,通俗的理解就是从无到有的创新过程。冀志宏表示,新材料产品的原始创新具有投入大、周期长的特点,没有长时间的持续投入,很难开发出稳定的产品。  以第三代半导体材料SiC为例,其具有宽的禁带宽度、高的击穿电场、高的热导率、高的电子饱和速率及更高的抗辐射能力,非常适合于制作高温、高频、抗辐射及大功率器件。然而生长SiC晶体难度很大,虽然已经经过了数十年的研究发展,目前为止也只有美国的Cree公司、德国的SiCrystal公司和日本的新日铁公司等少数几家公司掌握了SiC的生长技术,能够生产出较好的产品,但离真正的大规模产业化应用也还有较大的距离。  “国内新材料领域的科研院所和相关生产企业大都急功近利,难以容忍长期‘只投入,不产出’的局面,因此,新材料的原始创新举步维艰,让人望而却步。”
冀志宏不无遗憾地说。  集成创新:知识产权意识淡薄,难以实现集成应用  所谓集成创新,即对各个创新要素和创新内容进行选择、优化和系统集成,很多新材料的产生都是由集成创新而来。据悉,我国在新材料领域有一些技术研发领先于发达国家,但由于缺乏知识产权意识,没有注重保护,导致集成应用时受到限制。  以稀土永磁材料为例,因其具备优异的磁性能,被广泛应用于机械、电子和医疗等领域。我国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应用气流磨设备用于钕铁硼稀土永磁材料的制粉工序,但没有在美国等国家申请相关专利;而日立金属在该领域分别于2001年5月和2002年7月在美国申请了两项专利,其优先权可追溯到2000年5月。  冀志宏对记者表示,尽管国内很多稀土永磁材料企业的技术水平和生产成本都具有足够的竞争优势,也有证据表明从时间上讲并没有侵犯日立金属的专利权,但就是因为没有申请专利,很多客户不敢购买他们的产品。  目前,中国稀土永磁联盟成员企业正积极筹备与日立金属在美国打专利官司。“就算胜诉,中国的稀土永磁材料企业也已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如果当年早些申请专利,何须如此?”
冀志宏感叹道。  消化吸收再创新:风险高,无人愿为国产材料“试车”  消化吸收再创新也是新材料领域常用的创新形式,即利用各种引进的技术资源,在消化吸收基础上对新材料产品进行改进提升。中国的很多关键材料都需要依赖进口,但依靠消化吸收再创新,国产材料的性能也在不断提高,有些产品已经足以替代进口材料。  以稀有金属靶材为例,其可以广泛应用于集成电路、平板显示等领域。国内的相关生产企业在大尺寸的稀有金属靶材产品开发上落后一筹,但一些小尺寸、低代线靶材产品已经可以满足用户需求。  冀志宏对记者分析说,“然而在没有成功案例的情况下,即使国产材料的性能已经完全达到进口产品的标准,又有几家下游用户企业甘愿冒险,从小试、中试再到批量应用国产新材料呢?而对于国产新材料,不在最终产品上进行推广应用,又怎么知道性能是否完全达到要求呢?由此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党的十八大提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新材料产业既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一员,也是其他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基础和保障。然而,目前我国新材料产业创新能力还比较薄弱,这严重制约了产业的发展。赛迪顾问原材料产业研究中心分析师冀志宏认为,创新不足导致我国新材料产业发展面临关键材料难以保障、核心专利受制于人、各地重复建设及产业发展趋同等三大问题。  关键材料难以保障  新材料产业是材料工业发展的先导,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产业,无论是大飞机、高速铁路、汽车、电器等民用领域,还是战斗机、坦克、导弹等军工领域,都离不开新材料产业的发展。  冀志宏对记者表示,目前我国自主开发的新材料产品种类已经大幅增加,但在很多高端领域依然缺乏国际竞争力,很多高附加值的新材料产品还需要长期依赖进口,比如在新能源、节能环保、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医药、航空航天、高速铁路、船舶、汽车等重要领域所需的关键材料中,约有30%国内没有生产能力,完全需要依赖进口。此外,约有50%以上的材料能够实现生产,但在性能、产量等方面不能完全满足国内的应用需求,需要部分进口来进行补充。另外,仅有不到20%的材料能够完全实现国内自给自足,但这些材料又多属于技术含量和附加值都比较低的产品,缺乏竞争力。  核心专利受制于人  中国新材料产业近年来高速成长,年均增长速度保持在25%左右,新材料领域的专利申请量也在不断增加,目前中国新材料领域专利申请量已经居于世界前列。  但从质量方面来看,冀志宏认为,我国新材料领域的专利则是“多而不专”,大多缺少核心技术,难以产业化应用。他还以碳纤维领域的专利为例,国内聚丙烯腈基碳纤维的专利申请量已经远远超过了国外,然而这些专利大多是对细枝末节的修补,原创性的核心专利少之又少,以至于国产碳纤维发展缓慢,高端产品尚未形成生产能力。  从申请专利的主体来看,冀志宏分析,我国新材料领域的专利申请大多来自于高校和科研院所,企业占比非常小,这也与国外的专利结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以纳米材料领域的专利为例,全球申请数量前十位中,国内只有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三家高校和科研院所上榜,而另外七家则是三星、LG、三洋等跨国企业。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专利很多是为了完成课题需要,离产业化应用还相去甚远。  各地重复建设,产业发展趋同  据统计,全国有超过80%的地区在战略性新兴产业相关发展规划中选择发展新材料产业,然而各地在发展新材料产业的过程中,鲜见“创新”,多为“模仿”,以至于初步呈现多地新材料产业发展雷同的趋势。  冀志宏以稀土功能材料为例分析了我国新材料产业发展趋同的情况,他说,目前全国约有19个稀土产业园区发展规划相似,多以资源为核心向下游产业链延伸,发展包括稀土永磁材料、稀土发光材料、稀土储氢材料、稀土抛光材料、稀土催化剂等稀土功能材料及其制品,这些稀土产业园区的建设目标也大多定位于“国内领先、区域一流”,这样的重复建设无疑会导致部分稀土功能材料产能过剩。  同时,他认为,除了规划趋同,各地在新材料产业的发展过程中“盲目跟风”的现象也普遍存在,只要出现了一个热点领域,各地便一哄而上,而对自身的资源禀赋、科技研发、市场需求等方面缺乏科学的评估,对该热点领域的真实价值也难以客观判断。“如‘石墨烯’这一材料近来引来了广泛的关注,不少地方盲目引进了一些从事低端开发、技术炒作的项目团队,未来的发展前景可想而知。”
冀志宏感叹道。  最后,冀志宏指出新材料产业作为重要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创新驱动是其发展的关键。他表示,创新可分为原始创新、集成创新和消化吸收再创新三个方面,新材料产业只有在这三个方面都加强实践,才能解决创新不足带来的产业发展问题,从而为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提供支撑和保障。

3.新材料产品应用推广困难

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对新材料产业发展意义重大

3.“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助新材料产业实现“众创”

2.从技术到商品2个“死亡谷”难以跨越

一是开发相关保险险种和模式。鼓励下游应用企业、国内大型新材料企业与国内大型保险公司加强合作,创新保险险种和模式,为国产新材料“试车”设立专项险种,保障国产新材料“首批次”应用。二是设立新材料风险补偿专项资金。将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在战略性新兴产业投入资金的一部分用于设立新材料产业风险补偿专项资金,采用后补贴等方式鼓励下游企业积极试用国产新材料产品,做好相关应用示范工作。三是积极吸引社会资本投入风险补偿机制。按照“风险越高、收益越大”的原则,科学设置相关投入与收益机制,吸引社会资本投入到国产新材料的推广示范。

2015年6月16日,《国务院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国发〔2015〕32号)正式印发,表明了中央政府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决心。“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可有效激发全社会创新潜能和创业活力,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快速发展。新材料产业既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又为其他战略性新兴产业提供支撑和保障,如何借助“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东风实现新材料产业腾飞,值得认真研究。

必威体育app官网,一是分细分领域搭建专业化平台。由财政经费对专业平台进行部分注资,同时面向社会特别是下游用户企业进行融资,用财政资金撬动社会资本入场,入股企业可在专业平台发布成套技术开发需求,按照股份享有相关技术成果。二是发挥新材料领域专家委员会及相关行业协会作用,从国家层面制定成套技术开发目录,组织相关企业和科研单位积极承担相关项目,开展行业重大共性、关键成套技术的联合攻关。三是梳理现有具备国际领先地位的单项技术成果,评价其配套发展的可行性,组织优势力量进行集中攻关,变单项优势技术为成套优势技术,提高创新创业效率。

一是整合现有材料科学研究平台资源。统筹国内优势科研资源,分门别类摸清家底,盘活现有存量资源,积极发挥各类重点实验室、分析测试中心、工程研究中心等现有创新载体的作用,设立开放实验室,为创业创新者提供便利。二是建设材料研制与工程应用大数据共享平台。基于材料设计计算-材料研究科学家与材料应用工程师共享数据库-实验一体化以及组合-表征实验一体化新技术路线,开展新材料发明、材料改性及工艺优化的新技术与新方法研究,降低创新投入门槛。三是完善大型科研仪器向社会开放的长效机制。科学制定大型科研仪器开放管理办法,实行奖惩结合的激励机制,使开放共享成为常态,从根本上杜绝科研仪器重复购置、闲置浪费的现象,提高创新效率。

材料科学是典型的实验科学,新材料的研发过程离不开一系列的仪器支持,如生产设备、加工设备、检测设备等,而这些设备很多都价格不菲:生产半导体材料的MOCVD设备,售价在千万元以上;加工碳纤维复合材料的自动铺层设备,价格一般在百万元以上;用于检测分子结构的核磁共振设备,价格普遍在百万元以上;用于观察材料微观结构的透射电子显微镜,最便宜的也要几十万元。需要使用仪器的科研工作者可能无仪器可用,即使是在科研院所、高校工作的科研人员,所用的设备也基本局限于本单位内部,各单位间能互通有无的设备屈指可数。可以说,昂贵的仪器设备大大制约了新材料创新者的创新范围。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